沈晓媛:用坚守抒写别样的幸福

时间: 2017-09-05  | 来源:本单位  | 点击数:

  九月的舟曲,清晨已有了寒意。早晨六点,曲告纳乡铁坝藏族小学周围的青山升起薄薄晨雾,传来阵阵鸟鸣,教师沈晓媛在宿舍就着开水吃了馍馍,便披了件外套去校门口迎接班上的学生。

  在这里工作生活,看着学生们一天天成长,慢慢把付出当成习惯,笑容渐渐以皱纹的形式印在眼角……在沈晓媛看来,从教24年如一日,“用坚守抒写幸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从教24年,在乡村教育一线坚守,她把最美的年华献给山区乡村的教育事业,用执着与坚守诠释着一颗平凡的“师者心”。2016年全省教师节表彰大会上,沈晓媛将代表全省乡村教师发言。沈晓媛说,这让她感到十分自豪,但也深感责任重大。

为藏乡孩子的美好未来,她选择坚守

  19岁,最美的年华,沈晓媛选择奔向自己的理想——当一名教师。

  那是1992年,刚从成县师范学校毕业的沈晓媛被分配到舟曲林业局铁坝林场职工子弟学校任教。瘦瘦小小的身材,乌黑的长发扎成精干的马尾辫,一身简单的运动服,沈晓媛看上去不像老师更像学生。

  离开陇南武都老家,去30公里外的舟曲县乡村学校,沈晓媛背着自己打包的行李,心中满怀希望。

  来到舟曲,穿过县城再往山里走一段才能到要去教书的学校。学校的北边是简陋的校门,正对的一排6间教室都是土坯房,西面有几间办公室和宿舍也是土坯房。工作、住宿条件简陋,沈晓媛虽早有心理准备,却还是心里一凉。

  刚工作时还是夏季,舟曲丰富的雨水滋润了青山,却让林场学校的师生犯了难。“一下雨学生就没法活动,去一趟操场,回到教室里一地泥脚印。”沈晓媛笑着说,“好在坏天气并不多。”

  对于舟曲山区的老师来说,和困难的教学条件相比,吃水才是一大难题。

  秋季学期开始,舟曲县曲告纳乡的天气渐渐变凉。每天早晨6点,沈晓媛起床后都要去河坝提水。这段路要穿过一段灌木丛,满是石子的泥泞小径不好走,就算走熟悉的人也会不小心滑两跤。来到河坝旁,初秋的河水不急,但凉得彻骨,两桶水共20斤,够一位老师用一天。20斤水对于身材瘦小的沈晓媛来说,提起来非常吃力。从河坝到宿舍要走10来分钟,路两旁枝丫上的露水经常打湿沈晓媛的外衣,回到宿舍后她已是满头大汗。每到此时,沈晓媛总是想,又能和学生们快乐地度过一天,做这些都值得。

  工作第二年的冬天,河坝里的水结了冰,老师们取水必须用石头砸开个窟窿。沈晓媛一不小心一只脚滑进冰窟窿里,她赶紧往后撤了一步,但一条裤腿已经湿透了。好不容易提了水往学校走,在泥泞的小径上又滑了一跤,两桶水洒了,膝盖跪在地上,心爱的裤子破了个洞,被划伤的手掌上满是小石子。

  这一瞬间,沈晓媛感觉最疼的不是身体,而是心里那个坚持理想的地方。克服艰苦条件的决心、这两年坚持的信念,随着泪水一下子决了堤。

  没过两天,沈晓媛向校领导道出自己想要放弃的想法。校领导让她再考虑考虑,希望她把这学期教完,“如果还想走,就不拦着了”。

  学期末,沈晓媛要离开的消息让班上的学生们知道了,大家别提多难过了。学生林伟、袁伟宁带着班上几个学生来办公室希望沈晓媛能留下来。“沈老师,您留下来吧,我们不让你走!”小个子的林伟站在大伙前面,拉着沈晓媛的衣角哽咽地说。在他身后,几个不太会说普通话的藏族学生不住地点头,向沈晓媛投来期盼的眼神。

  沈晓媛对教师这份职业和这些学生的不舍,让她重新审视放弃从教的想法。“再苦的条件都可以克服,可是放弃了当教师的理想就再也回不去了。”看着学生们一双双清澈单纯的眼睛,沈晓媛下定决心继续从教。

  1996年,沈晓媛和林场单位的一个小伙子相爱了。这一年,他们成了家,学校的单身宿舍成了他们的新房。就这样,沈晓媛坚持理想,真正扎根在了藏乡,这份从教的信念,一坚持就是24年。

为藏乡普通话教学推广,她选择执着

  每年举办一次普通话朗诵大赛是铁坝藏族小学的特色活动。“学生们能说流利的普通话,老师们开展工作就方便了,学生的学习成绩也提上去了。老师们别提多高兴了。”校长张小军高兴地说。

  铁坝藏族小学的学生几乎全是藏族孩子,但这些学生说起普通话来都十分流利,这在甘南少数民族地区的学校并不多见。铁坝藏族小学学生的变化和沈晓媛关系密切,这还要从八年前说起。

  2008年秋季学期,舟曲县曲告纳乡学校的教师们开始进行交流互动,沈晓媛被派到铁坝藏族小学支教。来到支教学校,校领导觉得沈晓媛年纪不大,带一年级学生更有亲和力。

  第一天上课,沈晓媛穿了一条浅色的半身裙,想给孩子们留下好印象。可一进教室门,做完自我介绍后,欢迎她的不是掌声,而是一片哄笑声。

  这一节课,只要沈晓媛一说话,讲台下不是一片笑声就是窃窃私语声。课讲得磕磕巴巴不说,班级管理更是无从下手。沈晓媛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下课铃声一响,她夺门而出,身后依旧是一片哄笑。

  被学生们这样对待,对沈晓媛来说还是第一次。到底哪里出了错?第一天,沈晓媛一直在反思。

  “你和学生们平时接触的老师不一样。”同一办公室的老师一句话让沈晓媛豁然开朗。

  原来沈晓媛任教的林场职工子弟学校的学生一半是林场职工的子女,另一半是家庭条件较好的藏族学生,用普通话交流很容易,开展日常教学也没有太大问题。可在铁坝藏族小学,情况大不相同。这里的学生几乎都是当地土生土长的藏族孩子,有一些从小在山上的村里长大,他们的妈妈、姐妹从来不穿这样的裙子,也不说普通话,“就算说,也是和当地方言结合的‘土’普通话”,沈晓媛的打扮和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则成了学生们“笑话”的对象。

  找出了问题的“症结”,可沈晓媛依旧不能好好开展工作。“支教两年时间,要让学生们学好普通话。”这是支教之初校领导给她安排的任务。

  因为语言不通,在新学校教书的困难比想象中大得多,这让沈晓媛十分头疼。

  在和学生们相处的过程中,沈晓媛发现藏族的孩子喜欢比赛,“玩游戏要比赛,吃饭也要比赛,能不能把学普通话也变成‘比赛’呢?”一次,沈晓媛和学生们玩游戏时大胆践行了这个想法。

  “老师也想学习藏语,你们也要学习普通话,那老师就和你们比赛,看看谁学得快。”“好啊,好啊,比就比!”没想到,一场“比赛”激发了学生学习普通话的兴趣。比赛之初,沈晓媛和学生们“约法三章”:“比赛的前提是,你们每天要完成我布置的普通话作业。”学生们一口答应。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沈晓媛利用课余时间以游戏的方式和学生们互学语言。

  “同学们,这节课的任务是要学会拼音中的几个元音字母,大家随我一起念。”和学生们达成“比赛协议”后,她的课堂一下子“严肃”起来,学生们认真学习普通话,一刻不放松。

  “‘e’就是每家每户养的鹅,大家跟着我一起读。有问题就举手提问,让我看看谁最好学……”课堂上,沈晓媛极具亲和力的教学方法最能提起学生学习的兴趣。而课余时间,让学生们更感兴趣的是,大家都成了“小老师”,而他们的学生就是沈晓媛。

  “小媛,藏语里‘你好’要注意这个发音。”学生扎西认真地指导沈晓媛,俨然一副“小老师”的模样。

  学生们认真教沈晓媛学习藏语,她也认真指导学生学汉语、普通话。师生共学习的同时搭建起师生互动平台。“这样教学相长,既融洽了师生关系,又促进了教学效果。”许多老师都学习利用起沈晓媛的教课方法,效果很不错。

  支教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两年,沈晓媛带的一年级学生都能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支教结束的那一天,要回林场职工子弟学校任教的沈晓媛被一二年级的学生围住,“老师,我舍不得你。”“老师,咱们的比赛还没有结束,你怎么就走了呢?”学生们你一言我一语地问沈晓媛,沈晓媛摸摸大家的头说:“比赛还没有结束,你们好好学习普通话,老师以后会回来检查的。”

  2011年,随着舟曲林业局教育人员并入地方,沈晓媛又调入铁坝藏族小学任教。她来到学校的第一天,之前带过的学生们都跑来办公室向她问好。

  “沈老师,您这次来是不是就不走了?”

  “沈老师,我们可想你了。”

  ……

  “老师不走了。”沈晓媛笑着向学生们承诺,也向自己承诺:为了山里学生的美好未来,不放弃。这份承诺,已经坚持了24年。

把全部的爱献给学生,她选择付出

  在沈晓媛办公桌的玻璃板下,压着一张她心爱的照片。照片上,沈晓媛身边的两个和她一般高的女孩身着藏族传统服饰,笑容灿烂。其中一个女孩名叫王青各,让沈晓媛欣喜的是,她今年升入舟曲县藏族中学,而这个可爱的女孩曾经差点辍学。

  高高的个头、小麦色的皮肤、高原红的脸蛋,13岁的王青各站在其他新生中显得十分害羞。6年前,沈晓媛带的第一批学生中就有王青各。“你叫什么名字?”沈晓媛走到王青各身边轻声问她,王青各低着头,不敢说话。

  “王青各学习认真,脑袋瓜也很聪明。”在沈晓媛的班上,王青各是沈晓媛喜欢的学生之一。可是有一天,王青各却没有来学校。

  当天,沈晓媛就去王青各家家访,这才了解了她的家庭情况:家境困难,父母外出打工,家中只有常年卧病在床的奶奶。这一切沈晓媛看在眼里痛在心上。于是,沈晓媛决定利用闲暇时间把王青各带回家,将落下的功课及时补上。

  渐渐地,王青各开朗起来,成绩也稳步提高。去年,全校朗诵大赛上,王青各还当上了主持人。台上,她用流利的普通话介绍每个班的朗诵题目;台下,沈晓媛把目光始终锁定在她身上。这个曾经害羞的小姑娘已经长大,沈晓媛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早晨的阳光透过薄雾照进铁坝藏族小学的学生宿舍,床铺干净整洁,洗漱用具摆放整齐。这些在其他学校常见的场景在这里却是沈晓媛和老师们一起努力的成果。

  铁坝藏族小学是所山区寄宿制学校,大部分藏族学生都是留守儿童,许多学生还保留着传统的生活习惯。作为班主任的沈晓媛,既当老师又当保姆,要从细微处帮助学生们养成良好的生活学习习惯,不是件容易的事。

  有一次,沈晓媛和几个老师去检查学生宿舍的卫生,走到一年级学生的宿舍门口时,一股臭味扑面而来。墙角一块水渍表明,有学生在这里小便了。“一年级学生生活不能自理,学校厕所离宿舍还有一段距离,出现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偶然。”但对沈晓媛来说,这样的情况她还是第一次遇到,一想到要和学生们沟通此事,她还有点不好意思。

  当了这么多年班主任,沈晓媛其实更像班里学生的大姐姐。遇到这样的问题,就一定要解决,沈晓媛下定决心,要让学生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那一个学期,不论寒暑,每天晚上,沈晓媛都要去学生宿舍,挨个敲门,带学生们去厕所。虽然麻烦,但效果很明显。

  “沉下心来,拨开浮华,满眼尽是责任。”在沈晓媛的日记中,她这样写道。在藏乡学校,除了把知识教给学生,督促学生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也是沈晓媛每天要做的工作。如今, 这些琐碎事情已成为沈晓媛生活的一部分。

  不仅如此,班上经济条件不好的学生,她会用自己微薄的“资助”阻断他们辍学的念头,重新燃起学习的希望;学习困难的学生,她会在帮扶学业的前提下,更多地教会他们生活的技能和与人交流的技巧;留守的孩子,她会利用周末深入他们家中,辅导学业,帮助他们做力所能及的农活。第一个毕业班照完合影后,沈晓媛认真地对学生们说:“好好读书,美好的未来等着你们!”

  前两年,沈晓媛的孩子小学毕业到县城上初中,丈夫也调到县城工作。本有机会离开的沈晓媛选择了放弃。“已经选择了扎根农村,不坚持怎么行?”沈晓媛倔强的选择最终获得了丈夫的支持。

  有付出必然有回报。因为努力工作,沈晓媛先后获得白龙江林管局和舟曲县委、县政府的多次表彰奖励,但让她最高兴的还是看到学生们天真无邪的笑脸,看到学生们取得的微小进步。“送一批批学生到更高一级的学校就读,进而长大成才,这才是对我最好的褒奖。”沈晓媛说。

搭建家校联系的桥梁,她选择用心

  在藏乡工作24年,除了和学生们成为知心朋友,沈晓媛的工作还取得了许多家长的信任。而建立起这份信任的点点滴滴,都让沈晓媛铭记在心。

  作为一名汉族教师,长期扎根藏乡教育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其中,最困难的就是与家长沟通。

  “年纪太小,肯定把娃娃们管不住,能不能给我们找个年纪大一些的老师?”

  “沈老师和娃娃们玩一玩还行,课堂上肯定管不住。”

  ……

  刚工作的那几年,作为学校年纪最小的教师,许多家长对于沈晓媛的工作并不认同。一张娃娃脸,瘦小的身材,说起话来声音像泉水声。沈晓媛觉得,与孩子沟通,自己有亲切感,而这些就是她的优势。没想到,在家长们看来,这些却成了沈晓媛“管不住娃娃”的“标志”。

  为了改变家长们的看法,沈晓媛从教育教学上下功夫,利用自己的优势,让学生们在玩中学,一学期下来,学生们更喜欢这个大姐姐了,学习成绩也提高了不少。

  学期末的家长会上,家长们对沈晓媛刮目相看,“这个小姑娘”也能迸发大能量。

  对于教育教学,沈晓媛的工作深得人心,可就在沈晓媛工作顺利进行的一个早晨,班上一名女生没有来上课。原以为这名女生只是请假了,没想到接下来几天,这个学生都没有来学校。这可愁坏了当班主任的沈晓媛。于是,她决定去这个女生家家访。

  傍晚时分,沈晓媛步行来到女生家,孩子的母亲把她迎进房间。不大的屋子里点了一盏煤油灯,家具黑漆漆的看不清,沈晓媛坐在一个小木凳上,说明来意后,她发现情况远比想象得要糟糕。

  原来,这个女生是家里的大女儿,再过一年就要嫁人了。沈晓媛听了之后有些惊讶,惊讶之余,她首先想到的是要说服孩子的家人,让她重回学校。孩子母亲的汉语不太流利,与沈晓媛的交流困难重重。沈晓媛一直重复一句话,“孩子不上学可不行,不能这么早就辍学。”可孩子的母亲只是不住地摇头,站在一旁的女生委屈地小声抽泣。第一次家访以失败告终。

  回到宿舍后,这一夜沈晓媛失眠了。

  面对困难,不妥协;面对学生,不放弃。沈晓媛决定,再进行一次家访。这次,她带着一位藏族教师一起去。到了女生家里,沈晓媛说一句,让藏族教师给孩子的母亲讲一句,家访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结束时,孩子的母亲说会和家里人再商量商量。

  就这样,几次家访之后,女生的家长同意让孩子继续念书。沈晓媛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学校的大门在向学生敞开的同时,其实也向广大家长敞开,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必须实现沟通与协调。”在沈晓媛看来,鼓励民族地区学生不放弃学习的首要条件,就是要建起学校和家长沟通的桥梁。


       

版权所有:甘肃省教育厅     制作维护:甘肃省电化教育中心

地址:兰州市南滨河东路571号教育大厦     联系电话:0931-8826049

陇ICP备17003689号-1     网站标识码:6200000068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0617号